首页_{金牛注册}_首页

时间:2020-04-17 17:06       来源: 未知

  安信4娱乐证券简称:安信信托,证券代码:600816.SH)公告,收到中国银保监会上海监管局(以下简称“上海银保监局”)下发的两张罚单。由此,这家早已麻烦缠身的上市信托公司,再度被置于市场风口浪尖。

  五项违规领罚单:原总裁终身禁入,暂停自主管理类资金信托业务

首页_{金牛注册}_首页

  登陆上海银保监局官网,可以发现这两张针对安信信托的罚单,实际3月31日已作出定论。

  在“沪银保监银罚决字〔2020〕4号”中,上海银保监局历数安信信托多年开展信托业务期间五大违规事实:

  第一、2016年7月至2018年4月,公司通过签订远期转让协议、出具流动性支持函等方式,违规承诺8笔信托财产不受损失或保证最低收益,金额共计33.3亿元。截至2019年7月末,上述协议或支持函均已到期,造成严重的兑付风险。

  第二、2016年至2019年,公司违规将3笔信托财产用于股东、8笔信托财产用于兑付其他信托项目、2笔信托财产用于置换固有贷款、4笔信托财产用于其他非信托目的用途,金额共计126.56亿元。截至2020年1月,上述项目基本已逾期或欠息。

  第三、2018年至2019年,公司推介部分信托计划时,隐瞒了信托计划出现逾期等风险信息。

  第四、2016年至2019年,公司将部分信托资金运用于非标准化债权时,存在期限错配、以后续募集资金兑付前期受益权份额,违规开展非标准化理财资金池等具有影子银行特征的信托业务。

  第五、2016年至2019年,公司在部分信托项目中,未真实、准确、完整披露项目收益、项目风险等信息,信披违反审慎经营规则。

  就此,上海银保监局决定暂停安信信托自主管理类资金信托业务;限制其向股东上海国之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之杰”)分配红利。同时,责令公司改正并处罚款1400万元。

  在“沪银保监银罚决字〔2020〕3号”中,上海银保监局直指安信信托前总裁杨晓波对公司上述多项违法违规行为负有直接管理责任。为此,杨晓波被处以终身不得担任银行业金融机构董事和高管的重罚。

  据其官网信息显示,作为我国唯一上交所上市的信托公司,安信信托自2011年以来就是“得奖专业户”。如2018年,公司从多家主流媒体获颁“诚信托”卓越公司、年度最佳信托公司等14个奖项,并连续第三年获中国信托业协会行业评级A级。2019年,公司先后从CFS中国财经峰会捧回“2019杰出品牌形象奖”、“2019年度企业社会责任奖”,可谓“拿奖拿到手软”。此外,公司还入选《福布斯》2017亚洲最佳两百强企业,以及2017年至2019年MSCI明晟新兴市场指数。

  而今,随着上海银保监局罚单落地,殊荣在身的安信信托被曝多项“陈年旧垢”,“表里不一”凸显无疑。

  比如,罚单点名的安信信托股东国之杰,去年已引起上交所注意。在2019年10月11日下发的问询函中,上交所要求安信信托就半年报提及公司已知作为被告诉讼案件12宗,诉讼金额50.23亿元,要求补充披露是否存在国之杰提供担保的情形及其偿债能力。

  安信信托彼时回复,上述涉诉信托业务中,公司提供担保、远期受让等形式兜底承诺的金额为49.98亿元,其中8.14亿元由国之杰担保。截至2019年9月末,国之杰直接负债逾期金额合计约24.2亿元,其中2.98亿元达成和解,剩余21.2亿元与相关方协商解决纠纷。此外,国之杰对外担保涉诉金额约19.75亿元。

  又如,此番安信信托被上海银保监局暂停的自主管理类资金信托业务,正是被终身禁入银行业金融机构的杨晓波在任公司总裁时的“发力点”。

  公开资料显示,杨晓波曾任安信信托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风控执行官、信托业务评审委员会召集人。经原银监会批复同意,杨晓波于2014年5月起担任安信信托总裁,直至2018年10月他以“个人原因”为由向公司提交辞呈。

  根据安信信托2017年年报,截至当年末,安信信托的信托资产总额为2325.51亿元,其中主动管理类信托业务占比68%;另据公司2018年年报,截至当年末,公司信托资产总额2336.78亿元,其中主动管理类信托业务占比70.26%。

  早在2018年5月31日,杨晓波出席广州市金融工作局主办的“振兴实业,金融再出发——致敬改革开放40周年”金融发展论坛时称,“信托公司比拼信托资产总规模已不再有太大意义。真正有意义有价值的,是主动管理业务的规模和占比。”但若非上海银保监局白纸黑字的罚单置于面前,谁能想到在彼时安信信托节节攀升的信托业务规模的“背面”,竟潜藏诸多违法违规行为。

  其实,上海银保监局只不过揭示安信信托“暗流”的一角,公司面临的麻烦远不止此!

  先说司法诉讼。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2017年1月11日至2020年3月25日,安信信托共涉及237次开庭记录,仅今年1月15日至3月25日就达25次,事由多为金融借款合同纠纷、营业信托纠纷、合同纠纷。其中,3月25日开庭7次,安信信托有6次站在被告席。接下来一次开庭,已“预约”到12月3日,事由为海通国际金融服务有限公司诉安信信托合同纠纷。

  与此同时,2016年8月24日至2020年4月3日,安信信托涉及304项法律诉讼,事由大同小异,其中不乏乌鲁木齐银行、四川天府银行、武汉众邦银行、重庆再担保有限责任公司等金融机构。

  此外,如前所述,截至去年6月30日,安信信托年内已知作为被告的涉诉案件达12宗,诉讼金额50.23亿元。而据安信信托2019年11月15日公告,截至8月31日,年内公司涉及诉讼增至21起,原告名单中出现郑州银行、海通证券、渤海人寿等知名金融机构,诉讼费用合计约84.7亿元。12月16日,公司又披露涉及自贡银行、交银国际信托、上海墨铱资管等三起诉讼,合计金额约12.2亿元。

  2020年3月13日,安信信托再度发布诉讼公告,收到黑河农商行、三峡资本、长城资产、浙商银行的起诉书,诉讼金额分别为2.33亿元、4.98亿元、4.15亿元、11.25亿元。目前,这四宗新增案件均已立案,处于审理阶段。

  再说退市风险。根据公司2018年年报,报告期内实现营收2.05亿元,同比下滑96.34%;归母净利润-18.33亿元,同比大幅跳水149.96%。2020年1月22日,安信信托发布公告,2019年度业绩预亏30亿元到35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事项后,预亏31亿元到36亿元。究其原因,安信信托归结为根据新会计准则相关规定及公司有关会计政策,对部分金融资产计提减值准备(贷款类资产减值准备约6.9亿元、债权投资类资产减值准备约25.7亿元、交易性金融资产公允价值变动损失约4.2亿元),以及受行业政策调整、市场等因素影响,公司业务收入同比有所下降。

  对于安信信托此番解释,上交所满是质疑。在1月23日下发的问询函中,上交所要求公司审慎核实并补充披露金融资产减值测试的方法及过程;减值迹象出现的具体时点,本期计提减值的原因及合理性;公司的投资业务是否合规经营,风控机制是否存在缺陷。尽管安信信托于2月22日就上交所问询函作出回复,但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有关规定,若其2019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仍为负值,公司股票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1月22日和4月7日,安信信托已两次发布股票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提示性公告。

  回溯十五年前,安信信托曾经历一次“戴帽”风波。根据公司2006年6月5日公告,因2003年、2004年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公司自2005年7月11日起实行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变更为“*ST安信”。鉴于2005年实现净利润576.86万元、扣非净利润1188.36万元,公司于2006年6月6日起成功“摘帽”。

  这回安信信托能否“化险为夷”?目前还不好说,需等4月30日其正式披露2019年年报才能见分晓。值得一提的是,在3月24日至28日连续发布“临时停牌公告”后,安信信托于3月30日发布“重大事项停牌公告”称,因部分信托项目未能按期兑付,出现相关诉讼事项,面临较大流动性风险。为避免触发系统金融风险,公司正在有关部门指导下筹划风险化解重大事项。经申请,公司股票自2020年3月31日起停牌,最长不超过10个交易日,最迟将于2020年4月15日复牌。

  值得注意的是,近两年,或意识到公司前景堪忧,安信信托多位高管相继选择离开。公司2018年年报显示,除了时任公司董事兼总裁杨晓波,时任公司合规总监朱文也以“个人原因”为由辞职,时任公司董事会秘书武国建则因“工作岗位调整”离任。另据安信信托2019年半年报,公司原董事长王少钦、原副总裁兼董秘陶瑾宇、原监事长马惠莉、高管冯之鑫,均已先后离任。

娱乐八卦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