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安信4注册-首页

时间:2020-04-18 17:55       来源: 未知

  安信4平台疫情期间,当各位明星纷纷取消了线下通告时,却有一位明星相当“不走寻常路”,要和“粉丝”线下见面了。

  《偶像练习生》拿到了12名、后来以ONER男团出道的卜凡,在闹出了解约风波(←点击蓝字可回顾)大半年后,他的名字再次出现在热搜上。

首页-安信4注册-首页

  因为长时间被黑粉辱骂,4月15日,卜凡通过微博喊话对方,约定好时间地点线下见面,亲手递交律师函。消息一经放出,引来大批吃瓜网友关注。

  然而被“约架”的,连夜删了不少辱骂卜凡的微博;“约架”的呢,则因警察劝告而取消行程。

  虽然“约架”已取消, 但关于网络与暴力的相生、明星与黑粉的相处,再一次摆在公众面前。

  我们以时间轴的形式,先简单回顾这场“约架”风波始末——

  24岁这天,许久没有露面的卜凡以脏辫造型开了场直播,并说“电视剧才演了一半”,疑似还有好戏在后面。

  卜凡在微博评论区下持续开麦,批了营销号“恰烂钱”的行为。

  有位名为“少女effigogogo”(以下简称“少女”)博主喊话卜凡,“别躲在你妈妈粉和大粉背后哭了”。

  卜凡亲自下场评论,“我在北京 你在哪”,连用两个双感叹号,情绪十分激动。

  “少女”丝毫不怂,“我也在北京呢,可以啊”。

  接着“少女”又发博,称自己没有骂卜凡妈妈,让网友们别戴帽子。

  卜凡这边呢,他约“少女”第二天见面,并且要亲自递交律师函。末了,卜凡还贴心提醒,“多穿点 明天降温”。

  卜凡再次回复“少女”,将见面的时间地点定在了4月16日下午4点,朝阳公园北三门。

  “少女”又发了条微博,看起来小小的脑袋里,充满了大大的问号。

  卜凡发博,让粉丝不要聚众,表示自己只是将文件交给对方。

  有博主建了4月16日线下看戏网友群,群成员增长速度极快,迅速就达到了500人上限。

  经过了一番发酵,#卜凡喊话黑粉#,成功登上了微博热搜第一。

  同为“大厂工友”的周彦辰,疑为卜凡发声,“躲在手机后面的人可以这么正大光明,理直气壮的骂人么,艺人回复就是带头网暴么,躲在手里后面骂人的人就成了无辜的受害者么?”

  但随后,他空降粉丝群称,“我为我自己发声”。

  第二天早上,已经有急性子网友,到达了吃瓜现场。

  坤音娱乐向我们回应:“今天是ONER成团二周年的纪念日,在昨天有人亲自下场做这些事情,居心叵测,别有用心。提醒大家在疫情期间少出门保护好自己的安全。”

  有网友发现,“少女”清空了2017年10月16号—2020年4月15号之间的微博,目前只剩下13条。

  大量有关人身攻击卜凡、坤音娱乐工作人员的内容都被删除。

  网友专门开了直播,静候两位当事人的到场,观看人数最高时3000余人次。

  卜凡律师发出声明,要求“少女”立即删除相关内容,并停止侵权行为,赔礼道歉,并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卜凡转发律师声明,表示早上睡觉时接到了警察叔叔的电线点的线下见面。

  可能是发得太急切了,他还把警察打成了警“查”。

  卜凡表示“网络并非法外之地”,今天这事到此为止。

  3分钟后,由于微博被“少女”拉黑,卜凡的律师函并没能发出去。

  此路不通还有彼路,“少女”拉黑了卜凡,却没有拉黑律师。

  有媒体在去往朝阳公园北三门的路上,被叫了回来,前方记者回复:????

  面对网友质疑其为什么不去现场时,卜凡说,自己线

  吃瓜群众传来前方现场图,虽然“约架”取消了,但依旧有人到达朝阳公园,依稀能见到警察身影。

  或许是被问烦了,卜凡又又又发声:不是不想去,自己也很想看看黑粉的面目!!!

  经此一“役”,卜凡微博粉丝量直接增加了3万多,阅读量也破了100万+。

  第二天,陈冠希带着老婆赴约,甚至还开了直播,然而黑粉没有来,放了陈冠希鸽子。

  “不见不散”的成了陈冠希,他不仅直播“约架”全程,强调“你可以攻击我,但不可以攻击我的家人”,最后还和老婆甜蜜亲亲作为结尾。

  他们的日常,就是通过网线各种“约架”:辱骂陈冠希,混进蔡徐坤粉丝群里挑事,给吴亦凡和孙笑川拉CP,诅咒热依扎去死……

  以陈冠希为例,往前追溯一个月,“狗粉丝”跑到他的ins下开骂,炮仗遇到火药,可不就是分分钟爆炸了嘛。

  你来我往几轮后,陈冠希终于忍不住“约架”。

  “约架”了那么多明星,却不见得谁会真的亲自对线。

  这本来就是一场披着网络外衣的狂欢,说白了,他们就是在戏弄陈冠希。

  被约架的黑粉,连夜清空了多条辱骂卜凡的微博,只剩下寥寥几条。不时还点赞了几条微博,显示自己没有退网销号。

  而比起黑粉是否会应约,更多的人,则是抱着“看热闹”的心理在围观——

  卜凡将地点选在了朝阳公园北三门,他们调侃着,此路不通,换个地吧。

  黄牛开始更新卜凡的最新行程,而代拍也开张接单↓

  腾讯视频不嫌事大,“朝阳公园约架梗”出现在首屏↓

  微博上兴起了“在朝阳公园北三门带id合照”的热潮↓

  而当卜凡取消“约架”后,他们也大失所望,甚至想点播一首《算什么男人》↓

  从手机电量猜测着,卜凡是不是压根就没想去↓

  网络固然不是法外之地,但却俨然成为了笑话之地。

  估计卜凡自己都想不到,到头来上演的是这出吃瓜闹剧。

  从始至终,认真看待这场“约架”的,只有明星本人罢了。

  陈冠希在他的行为艺术展中说过:“我深陷在娱乐圈的游戏之中,像个木偶,像一个被关在动物园笼子里的猴子。”

  枪响之后,没有赢家。但如今的情景已经变成了——

  那么,回到这场“约架”的初衷,卜凡的本意或许是通过法律手段(律师函),来为自己维权。

  毕竟看看“少女”过去辱骂他的言论,不仅持续时间之长,用词也极其脏乱。

  就在3天前,4月14日是白冰冰女儿白晓燕过世23周年。

  再加上网络具有匿名性,戴上匿名的面具,很多人失去了理性的约束,把网络当法外之地,开始了泼脏水、造谣、语言攻击等。

  失智的饭圈,甚至还催生出了职业黑子这一职业,以黑人为己任,并由此建立了一条专门的利益链。一边网暴明星,一边收钱。

  林林总总因素作用下,一个黑子倒下了,仍有千千万黑子生出来。

  面对失智的饭圈,绝大多数明星的处理方式要么就是不搭理,要么就是拿起法律的手段保护自己。

  据“8号风曝”不完全统计,单是近3年来,明星状告黑粉的案件多达20几起。